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真尊传 第三百三十八章 森林石道,杀机军队

发布时间:2019-09-25 23:39:12

真尊传 第三百三十八章 森林石道,杀机军队

这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微风吹拂着微微泛绿的叶子,吹荡过了挺立胸膛的小草,弯下了它们的腰,恭敬地向着远方低头,

碧绿的森林,高高的大树上挂着道道闪光,照耀在地面上,盘虬如龙的树根,长满了皱纹的树枝上,荡漾着时光的年轮,风尘仆仆不能洗刷掉它生机,日晒雨淋使得它更加旺盛,

不知道多少年的树木,老树盘根,树下小道,两边上长满了青苔,弥漫在整条道路上,添上了一层绿意,青苔边缘上便是那充满了痕迹的石道,一条通过了整个森林的道路,一直穿插到了最后,消失在光芒中,

古老的,不久前的,或者是刚刚踏过去的痕迹,依稀在上面荡漾着,浓烈的,古老的,充满了蛮荒的气息的道路,散布在秦风等人的眼前,秦风挥挥手,停住了朱无戒的脚步,

“停下來吧,”

“是,”

朱无戒停下來了,后面跟着秦风的高霸天等人也停下來,站在秦风的后面,警惕着周围,视线一直盯着前方,以为有什么危险即将到來,秦风喊停他们,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不是危险到來了,就是有着什么诡异的东西,

虽然眼前只是一条相对于古老的道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就存在了,不过,这些他们都管不着,只知道管这些还不如去修炼,又不能吃,也不能促进修炼,就是一条路而已,

“少爷,怎么了,难道前面有什么危险吗,”

一直沉默着的林影前來问道,在这种森林中,他的作用比其他人的都要大,有足够的障碍可以阻挡住他的身影,他可以隐匿在森林中,找到那些危险,必要时候,还可以杀上那么几个人,

要是什么事情都要秦风出手,那么他们就真的是废物了,既然什么事情都不用他们做,就算秦风不赶他们走,他们自己也会觉得过意不去,

尊严,他们也有,白吃白喝,即使他们很无耻,当然了,不包括他自己,但是他还是无法那么厚脸皮待下去,秦风可是丹药,功法,甚至是秘法都给他们,要是一点作用都沒有,那还要他们做什么呢,

这些话,虽然秦风不会说,但是他们也会想的,想想秦风可以为了救他们,大老远跑过來,身体受伤不仅,灵魂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而这些他们看都可以看出來,不用秦风说,

这使得他们更加愧疚了,都是他们实力太弱了,什么都帮不上忙,无论是真君,还是那座妖塔,还有就是无垢,以及那个最恐怖的魔,他们都沒有一点贡献,唯一的贡献就是观战,

越是这样,他们就觉得对不起秦风,对不起秦风的一番培育,

现在,这种情况,还要秦风亲自动手的话,那有他们和沒有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沒看到高霸天一路上都在找机会表现吗,虽然看着是粗枝大叶,仔细一想,何尝不是他比他们都多想了一点,尽管是被揍得很惨,但那也是有了点作用,不再是废物一个,

“沒有什么危险,你们不用担心,我只是想要看看而已,不用紧张,”

“是,少爷,”

说着,林影的身影消失在秦风身前,前去前面查探周围的环境,不让危险靠近过來,秦风微微一笑,看着林影快速消失的身影,沒有多说,一个动作,秦风就可以大概猜测出來他们的心思,

对此,秦风沒有多说,心神看着眼前着条道路,古朴无奇,石质的路面,一块接一块,镶嵌在一起,沒有一丝的裂痕,衔接起了森林与外面的道路,沒有一点的毁坏,依然是那么坚硬,

秦风蹲下身子,手自然而然摸了上去,感受着这条道路的气息,冰冷,第一的感觉就是冷,清凉一直涌到了心头,沁人心脾,然后一股那喊你声从心头轰然响起,

毫无端倪,就这么突兀出现在秦风的身影,秦风仿佛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军队踏着道路前进,一步一颤抖,震动整个苍穹,仿佛这就是一支无法打败的军队,气势凝练实质,杀机冲开了天空,

踏踏

踏踏

前进一步,整齐的脚步声,震撼着秦风的心神,秦风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神跟着他们的节奏动起來,心脏剧烈跳动,血气翻滚着,灵力不受控制运转起來,整个身体都陷入了空寂的状态,

踏踏

“哈,”

杀声震天,天空仿佛出现了一把无限锋利的长矛,树立在半空中,弥漫着撕裂星空的气息,接着,长矛一动,穿过了重重的空间,破开了阴霾的天空,光芒闪烁,照射下來,照亮了整片乌云笼罩的虚空,

一击虚空破碎,天地裂开,

长矛穿过了天空,撕裂着天空,跟着这支军队怒吼一声震天际,脚步一踏天地碎,星空破灭,天地消散

真尊传  第三百三十八章 森林石道,杀机军队

,黑暗,乌云,光芒,都在瞬间消失,留下了一条穿越了亘古的道路,

迷茫的天地间,道路通往了两边,道路晃动,急速收缩起來,从无尽的天空中,收缩到乐最后的一条道路,落在了一处森林中,沉溺其中,毫无声息,

天空平静下來了,乌云散卡了,光芒消散,道路不再,那一支血气冲天,杀机弥漫的军队,仿佛从未出现过,遁入了无限的虚空,无影无踪,

“这就是那条道路吗,”

心神回归到了身体上,秦风摸着这一条大有來头的道路,他出现在这里,就感觉到了这条道路非同一般,因果线不抖动着,神藏穴中的那座妖塔也在剧烈抖动,想要冲破秦风的禁锢,直接跑出來,

不过,秦风的禁锢哪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冲破了呢,

在秦风身体内的东西,还沒见过哪个可以逃脱出去的,即使你妖塔是一座命器也不行,何况只是一座损毁的命器,秦风就更加不用怕了,

损坏的非常严重的妖塔,现在不过是死物一件,连器灵都消散了,这么多年在魔种的熏陶下,已经彻底被吞噬了,哪还剩下一点,

感受到了这条道路熟悉的气息,一直都沉寂不动的妖塔,开始了疯狂模式,秦风手一轻,灵力疯狂镇压下來,关闭了神藏穴中的大门,心神再次感受这条道路,

仿佛是冥冥中注定了的,秦风再也感受不到了刚刚的那种情景,只有一条冰冷气息的道路,贯通两边,什么异变都沒有,对此,秦风不感到失望,他已经感受过了这条路,也看到了一点隐秘的东西,他只是想要再次确定一下而已,

“沒有了吗,,哎,算了,有得有失,祸福矣,”

也不知道是祸,还是福,感受到了诡异的一幕,不过秦风也不再纠结了,该來还是会來的,不该來的也终究会來的,

“少爷,你醒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高霸天那张粗犷猥琐的脸蛋贴上來,秦风一把推开了他的脸蛋,厌恶道:“不要靠那么近,滚远点,”

“哦,对了,我失神了多久了,”

沉迷在石路的记忆中,秦风不知道时间的流逝,问问高霸天,

“少爷,你刚刚昏迷了差不多一刻钟,我还以为你碰到了什么危险了那,要是你还不醒來的话,我就要推醒你了,不过,还好,少爷你终于星恋了,”

“一刻钟吗,想不到已经过去了一刻钟了,我怎么好像感觉到才过去了一瞬间,看來果然是古老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看到了石路的样貌,感受到了那些古老的气息,特别是那些记忆出來时,秦风也不知道这条石路的來历,大概应该是很久很久之前的吧,

“少爷,你说什么,”

“沒事,沒事,不想死的话,就不要问那么多,”

秦风恶狠狠盯了一眼高霸天,高霸天瞬间就像乖宝宝一样,捂住了嘴巴,不说话,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吧唧吧唧的动着,充满了疑问,不明白自己怎么又得罪了少爷,

“那个,少爷,真的会有危险吗,”

说完,秦风又撇了他一眼,高霸天再次捂住嘴巴,疑惑看着秦风,他想要知道秦风刚刚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就昏迷不醒了呢,而且他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气息笼罩在秦风的身体上,阻止着他,无法靠近过去,

为什么少爷会有那些气息笼罩,自己沒有呢,而那些气息又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想要知道,

他可不想再那样不明不白的就和人家干上了,最后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傻乎乎的被秦风耍,这样的事情,有一次就够了,再來几次的话,他真的会崩溃的了,

“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问,你现在的事情,还是好好修炼,就你这点修为,还是先突破真魂境再说吧,”

“我也想,可是你都不允许人家突破,我有什么办法,”

“哦,你想要叩击魂门了吗,那好,我今天就让你们都能叩破开魂门,让你们好好感受一下,”

秦风摩拳擦掌,一副磨刀霍霍杀猪羊的模样,顿时吓坏了高霸天几人,盯着秦风,颤抖道:“少爷,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你们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黑龙江虹桥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黑龙江虹桥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怎么预约黑龙江虹桥医院
如何预约黑龙江虹桥医院
怎么去黑龙江虹桥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