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男子因相信2012世界末日花光11万积蓄

发布时间:2019-10-09 01:22:03

男子因相信"2012世界末日"花光11万积蓄(图)

重庆人王明 挪威海滩   在过去的两年里,来自重庆的木工王明一直在抓紧时间花钱。   据当地媒体报道,为了花光自己辛苦攒下的11万元存款,这位一度省吃俭用的农民工,不仅游遍了重庆的各大旅游景区,还经常去泡温泉享受生活,甚至花4000多元买了一台三星牌笔记本电脑。   起初,王明可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荒唐。按照“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的说法,他认为自己早已“时日不多”,不如这样享受人生。   事实上,跟王明一样等待这个传说中末日的人遍布世界各地。以至于最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官方站郑重宣布:“2012年,地球将安然无恙。12月21日并不是世界末日,那只不过是今年的冬至日。”   可王明的积蓄已经花光了,一同消失的还有不堪忍受的女友和女儿。如今,他对2012年的期待是:“我太想她们了,希望她们能原谅我,早点回家来一起过年。”   就像一个爱惹是生非的八卦明星,“世界末日”常常与不同年份传出绯闻   遇到“世界末日”之前,王明是工友口中“特别勤快”的打工仔。在外打工30多年的时间里,他搬过砖头、刷过油漆、拿木头制模。当其他人在雨天休息时,王明会戴着草帽,披上塑料膜,继续加班加点。   直到2009年,他从工友那里听说了有关世界末日的传言。虽然一开始也半信半疑,但一天他在工地干活时,突然发现阳光明媚的天色变得黑压压,“整个太阳被月亮阴影覆盖,伸手不见五指”,阵阵冷风从身后吹过,让这个夏天的上午显得有点寒意。   这一天是2009年7月27日,王明所看到的是一次壮观的日全食天象。可是,这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男人想到的唯一解释

,是“世界末日真要来了,到了2012年,地球将和月球相撞,人类就毁灭了”!   地球和月球相撞,这就是王明所听说的世界末日的模样。这个传言的另一个版本是,古老的玛雅人预言2012年12月21日将是世界末日,一颗名为Nibiru的行星将撞击地球,届时地球走向毁灭。   就像一个爱惹是生非的八卦明星,“世界末日”常常与不同年份传出绯闻。1954年,美国家庭主妇桃乐丝·马丁说自己跟外星人取得了联系,当年的12月21日将是世界末日;后来,两个美国人又把这个日子分别推迟到1982年和1990年;接着,韩国人和乌干达人分别把末日推迟到1992年和2000年。   以上这几位获得了2011年的“搞笑诺贝尔奖”,颁奖者给出的理由是,“这些故事告诉我们,算数要当心”。   王明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2012年新年第一天,世界末日如阴魂不散的幽灵登陆了地球另一端的挪威海岸。   第一个发现者是住在挪威北部北雷萨区海岸的扬-彼得·约尔根森。这一天,他正牵着小狗莫里在海边散步,却惊讶地发现,眼前的海滩像是铺上了一层银色地毯,摊满了超过20吨的死鲱鱼。   就在当地人考虑如何处理这些鲱鱼时,第二天早上,这些鱼神秘地消失了。对此,挪威海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推测说,最初可能是圣诞节期间的风暴将这些鲱鱼卷上岸,缺氧而死,后来可能还是潮水把这些鱼又卷回了北海。   同一天,在美国阿肯色州一个小镇,大约200只燕八哥神秘坠地

,集体死亡。官方解释说,这些鸟儿是被人们燃放的新年焰火吓到而失去方向的。据悉,去年新年前后,也发生了燕八哥集体死亡事件。   但科学解释根本无法阻挡流言传播:“世界末日,这肯定是世界末日的征兆!” [1][2][3]下一页不,这一切不会发生,因为压根儿就没有这个叫做Nibiru的天体

,也不会有天体给地球带来致命撞击   面对内容不断变化、越传越离谱儿的末日谣言,NASA专门开辟了“我要问天文学家”专栏,由资深天文学家戴维·莫里森作答。   摆在满头白发的莫里森面前的,是超过200万个讨论末日的站和邮箱里的5000多封信。他每天至少要回答5遍同一个问题:“世界末日会来吗?”   莫里森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一个答案:不,这一切不会发生,因为压根儿就没有这个叫做Nibiru的天体,也不会有天体给地球带来致命撞击。这不过是一本名为《墨西哥的奥秘》的书中被提及的故事情节。   “Nibiru只存在于一部科幻小说里面,在现实中根本就没有存在的证据。”被这个问题折腾得够呛的莫里森说,“如果有那个天文学家一直嚷嚷着有颗行星‘正在向地球逼近’,可是每个人都压根儿看不到它,那他一定是蠢透了!”   不过,科学家的解释似乎不如小道消息传得那么广。笃信了世界末日的王明就认为,拼命赚钱没有意义了。这个曾经的工作狂面对工友介绍的活儿,反倒会一口回绝。那时候的他只有一个目标:赶在末日之前,花光所有积蓄。   为了实现它,他每个月大约支出5000多元,“除去800元房租和1000多元生活费外,其它的都用在什么地方了,现在也想不起来了”。   如果他能从享乐中抽出一点时间看看科学家的解释,他也许会早点改变心意。事实上,从1983年开始,NASA的红外天文卫星就开始了第一次对天空的检测,随后也进行过多次检测,都没有发现所谓的Nibiru。   NASA还设有近地天体项目办公室,时刻关注彗星和小行星。他们还贴心地把目前观测范围内可能会跟地球相撞的小行星做成一个列表,一一标注其危险性。截至2011年,在未来的100年内,虽然有365颗小行星将与地球相撞,但其中多数是直径几十米甚至更小的天体,进入大气层会剧烈燃烧殆尽,危险程度几乎为零。   不过,疑心重重的提问者仍不甘心地发问:“你有证据能跟我证明,世界末日是骗人的吗?”   莫里森无奈地回答:“与其问我要证据,不如让末日论鼓吹者拿出证据来。要是有人声称现在有个50英尺的紫色大象朝克利夫兰州走去,NASA是不是也要拿出证据,证明这是个错误呢?”   “坦白地说,我也很喜欢看关于世界末日的书籍或者电影,虽然那些完全没有科学根据。”NASA近地天体项目办公室主任唐·约曼斯打趣说,“其实我自己很喜欢Nibiru这个名字。到了2013年,我打算养一只金鱼当宠物,天天管它叫Nibiru。” 前一页[1][2][3]下一页面对接二连三的地震、海啸、核泄漏,当地球开始骚动的时候,那些脆弱的神经也会跟着躁动   另一个问题萦绕在莫里森的脑子里:为什么人们会相信世界会在不久后灭亡?   他面对的提问者来自不同地域、不同行业、不同年龄。他们张口闭口谈论着太阳磁场、太阳风暴、宇宙黑洞等专业名词,而在过去这是只有天文学家才感兴趣的话题。可是,互联流传的错误信息,加上科幻灾难片的推波助澜,却让有些人患上了宇宙恐惧症。莫里森几乎每周都会收到几个年轻人的来信,说自己因为害怕末日想要自杀,其中最小的只有11岁。   在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德鲁瓦看来,悲观者对当前世界感到担忧,觉得毁灭反而可以带来一丝宽慰;乐观者则希望,旧世界的毁灭将是一个美好新世界的开始。但是,“这只不过是一种心理作用罢了。面对接二连三的地震、海啸、核泄漏,当地球开始骚动的时候,那些脆弱的神经也会跟着躁动”。   “我所担心的,是那些一直认为世界将消失的儿童、误信了谣言的成年人以及人们无端的烦扰。”德鲁瓦在法国《回声报》上撰文称,“互联强大的力量、人们对这个时代的恐惧再加上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的贪欲,这一切造成人们的过度担忧,有时甚至可能引起集体自杀,或者使人们的行动变得更加难以捉摸。”   相比之下,在传言的发源地墨西哥,他们对于世界末日更多的是期待。政府在曾经玛雅人居住的城镇立起了一块“世界末日倒计时牌”,大张旗鼓地搞起了“末日旅游”。他们热切地期盼,这个主题能够为墨西哥旅游业打一剂强心针。   在四川一部电影的拍摄现场,导演引导聚集在体育馆里的1000多名群众演员,设想自己迎接世界末日的状态。只见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穿着校服的小学生,化着浓妆的女子和胡子拉碴的大叔,围坐在数百张麻将桌前,用哗啦啦的麻将声迎接末日。   同为巴蜀老乡的王明可没空打麻将。现在,这个43岁的男人,一个人坐在挂满了杂物的合租房里,拿出女儿和女友的照片,呆坐着掉眼泪。   他反复说:“后悔死了,只怪自己文化低,不相信科学。其实,只要在世一天,就要好好对待生活和家人。”   穿着为了迎接2012年才买的漂亮皮鞋,这个男人又回到了工地,开始拉活儿。他认真地对中国青年报说:“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不相信了。我现在就想好好工作

,你看我现在在工地上,我得去干活了,再见!”

前一页[1][2][3]

拼团小程序免费
开微商城卖什么
微信商家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