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武禹鼎 第034章 算你狠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4:55

神武禹鼎 第034章 算你狠

武庙街,归林居。

这是阆中规模最大,味道最精美的餐饮楼。

封弋与李无忧倚窗相对而坐,窗外日光倾城,春和景明。

封弋点了一碗“阆中四绝”之一的牛羊杂碎面,早已吃完,借着喝茶的空闲时间,望着繁闹市集大街车水马龙以及川流不息的过往人群。

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无一不反衬出大周民众对于泱泱盛世的自得其乐。

李无忧胃口大开,像是饿鬼投胎般的先后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阆中四绝”,却尚未吃饱。

接着又叫了由蜂蜜抹香油烘烤而成的四对鸡翅,左右双手挥舞着,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着,一边好奇地看着封弋的侧脸。

她打心底里想看清楚、看明白封弋到底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来自于哪里,为何懂得那么多学问。

这么多秘密,她暗自决定要尽快挖掘出来。

另外,也不知为何,她在封弋面前,不做作,不矫情。每一个动作、第一个表情都非常自然、大方,没有一丝的刻意改变。

也许这就是缘分,注定他要成为她的先生,一切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

回想起刚才两人打短工赚钱的趣事,美目异采涟涟,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可爱至极的动人笑意。

早上,李无忧随着封弋一直沿着武庙街连问了好几个行人,才终于在中天楼附近找到了阆中最大的药店“妙春堂”。

两人轻盈入内。

封弋没说要做什么,李无忧也没问为什么。

她只是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心里有些纳闷:“一大早地来到药店,难道是找短工做?可是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啊。”虽是一头雾水,一脸懵然,但她对封弋是绝对信任。

封弋转首轻轻拍了拍李无忧的手臂,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对着掌柜报上姓名,指名求见药店老板,这是他想出来又轻松又快捷赚钱的最佳办法。

掌柜见二人气质高雅,想必来历不凡,不敢怠慢,亲自迎接,然后又带着封弋与李无忧进入内宅。

这是一个呈“串珠”结构式的三重四合院,左右对称,前后互通。其中以中院最考究,木刻砖雕彩画,营造出古朴苍劲的意境。

来到中院宽敞开阔的主堂门口,掌柜入内禀报。

不一会儿,一个五十岁年纪的白发老头亲自走出来,相貌清癯,仙风道骨,慈目和善,神采奕奕,很有礼节性地在石阶上迎客。

随后领二人入内,分宾主坐下,小婢奉上香茗后退出堂外,剩下他们三人。

据打听到的消息,此店主叫宋令文,在阆中享有较高的医德威望,人称“宋一针”,据说其针灸之法已到达出神入化的地步。

宋令文劝茶后,开门见山道:“刚才听管家说,龙小兄想和老夫做一笔天大的交易?”

封弋呷下一口茶,点一点头,好整以暇地道:“不错。一卷处方一两银,童叟无欺。”

自此,李无忧才明白封弋的赚钱之道,心里暗道:“难道先生也是一名大夫?”

宋令文饶有兴致地看着比同龄人略为早熟的封弋,道:“何人处方?”

封弋平静地道:“药王。”

乍闻“药王”二字,不仅是宋令文,连李无忧都惊呆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但是,药王孙古道的一处方怎么会这么便宜?

那可是无价之宝啊。

宋令文失声道:“当真?”内心有些激动,声音有些轻颤。

封弋嘴角溢出笑意,道:“据闻宋大夫悬乎济世、医德双馨,堪称医术界楷模。在下这里正好有家传医著珍物《大医习录》总论一卷、针灸二卷,今日可馈赠于您,一是可供宋大夫研究学习,二是希望藉之传承下去,行医济世,恩泽后人,也不枉费药王一番心血。至于一卷一两银子嘛,就算作是在下的润笔费好了。当然,是真是假,宋大夫一看便知。”

《大医习录》是孙古道的心血医典,有感于当时方药本草部秩浩繁,仓卒间求检不易,乃博采群经,删繁去复,并结合个人经验而撰成,完本共计三十卷。

自孙古道飞仙之后,《大医习录》书稿便一直存放在药王谷,封弋阅读过上百遍,早已能够倒背入流,于是抽取医著中的几小篇针灸之法的精华内容说了出来。

宋令文大为心动,眼睛一亮,他做梦都没想到过能得到药王医书,既兴奋又期待,急切的道:“事不宜迟,那就烦请龙小兄到老夫书房挥笔疾书。”

这就样,封弋与李无忧被带入书房。

轻轻关上门。

封弋对李无忧吩咐道:“赶紧磨墨,我说你写,男女搭档,干活不累。”

李无忧眼睛明亮至极,由衷赞道:“先生,你这个主意真好。”

封弋笑而不语。

李无忧熟练的铺纸、磨墨、润笔,一切准备就绪后,有些激动而兴奋地请示道:“先生,可以开始了。”

封弋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二人首次合作的默写手稿终于大功告成。

封弋拿过来一看,眼里放光,喜道:“公主的小楷写的真漂亮,对得起这三两银子。”

李无忧睁大眼睛,眉飞色舞地嘻嘻笑道:“是真的吗?先生是头一个夸奖我字写的好的人。先生,你最好了。”

她忽然发现跟封弋在一起说话,做事,都很容易开心。

封弋看着她清亮、欢喜的眼神,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心里越来越喜欢眼前这个小姑娘公主。

一些传记、野史所描写的绝大多数公主,基本上都是刁蛮、任性、脾气大的性格,而她完全不相符合。

事毕,宋令文拿到手稿之后,不仅对内容感到惊喜,同时也对字体非常欣赏,兴奋不已的还多给了二两银子。

二人互视一笑,均有如释重负,轻松得欲高歌一曲的悦愉感觉。

出了妙春堂,李无忧站在大街上,拿着银子,眼里充满了喜色,不由自主地蹦跳起来,叫道:“先生,你真不起。这可是我自己第一次打短工赚回来的钱。”

看着彩蝶飘舞的李无忧,封弋也很开心地也笑了起来,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半天,轻声说道:“彼此,彼此。”

从“妙春堂”出来后,二人便经路人介绍,找到了“归林居”祭五脏庙。

半晌过后,封弋从沉思中醒过来。

视线从市街上某处收回到场间,望向坐在对面仍在啃吃鸡翅的李无忧。

忽然看见小姑娘睁着美丽而清澈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自己,不解地问道:“你这小姑娘,吃东西就吃东西,怎么一直看着我这个小老头废物干什么?”

李无忧嘴里啃吃着鸡翅,含糊不清地道:“咱们说好的,我道完歉,你就不记仇。先生,你身为老师,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封弋莞尔一笑,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李无忧笑嘻嘻地道:“先生,你好帅,好有才哦。”

封弋一口茶水差点喷出,笑骂道:“别拍马屁。有事好好说话。”

李无忧笑容渐渐收敛,强压下心头的兴奋,装作漫不经意的问道:“太医院国手孟冼,先生可曾认识?”

封弋没有回避,坦然答道:“那是我二师兄,未曾见过。”

李无忧眨了眨睫毛,美眸滴溜溜转了几转,含笑道:“那无忧的师公是谁?”

封弋暗赞她机灵,但是这个问题却让他很为难,露出一丝苦涩无奈的神情,道:“呃……我没有师父。”

他是孙古道的入室弟子,却不是以师徒相称。

接着又道:“我还没答应收你为弟子,你不可以难攀关系。除了医学,我真不知道可以教你什么。想必公主你对医术应该也没有太多兴趣。”

李无忧皱皱可爱的小鼻子,双手扔掉鸡翅骨,向他扮个鬼脸,旋即又露出甜甜的笑容,喜孜孜地道:“谁说我对医术不感兴趣了?坦白说,自从知道你是药王的弟子后,无忧更加坚信没有看错人,也就更加坚定地想认为你为先生。”

封弋灵机一动,嘴角溢出一丝难以言明的笑意,道:“如果你铁定要拜我为先生,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李无忧眼睛睁大,眸子更加明亮,有些按捺不住的急切道:“除非什么?”

封弋装作漫不经意的道:“除非你在四天之内能够熟记《大医行录》完本,并能够流利在背诵出来。”

李无忧倒抽一口凉气,强烈不满地道:“先生,不带这样玩的?这明显有些强人所难。七天行不行?”

她早上写完三卷内容,手都写酸了,更何况是要熟记三十卷

神武禹鼎  第034章 算你狠

?她从小到大最害怕的就是背书了。

封弋摇摇头,含笑道:“三天。”

李无忧秀眉扬起,露出亮晶晶的小虎牙,不服道:“怎么还减少一天了?我强烈抗议。”

封弋不理她的叫嚷,轻描淡写道:“抗议无效。你再说就减少为两天。”

李无忧颓然道:“我……”

封弋微耸肩膀,好整以暇的道:“做不到,就取消。”

李无忧杏目圆睁,鼓起小脸,像头小老虎似要咬人,咬牙道:“算你狠,三天就三天。”

封弋心里颇为意外,脸上却是淡然自若的一副欠揍神情,油然道:“既然你如此坚定,那么就从今天开始。”

李无忧恨得牙痒痒,愁眉苦脸的道:“什么?今天都快过去一半了。能不能从明天开始?”心里却是无比后悔,难受的要命,暗道:“早知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答应四天。”

封弋迎上她美丽而变化多端的眸神,心如止水,面无表情,断然道:“不行。严师出高徒,要想拜我为先生,就得听我的。”

李无忧为之语塞,露出苦涩的神情,轻咬下唇,低声道:“那能不能换个要求,在这三天我每餐都要吃三对鸡翅?”

封弋一怔,不得不回道:“这个……可以有。”

李无忧玉容瞬间从悲转喜,挥起小拳头,高兴地叫道:“耶!”

封弋唇角露出一丝好看的笑意,默然无语。

郴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郴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郴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郴州牛皮癣
郴州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