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多少事興衰榮辱只留得一聲嘆息上

发布时间:2019-11-08 23:05:45

多少事,兴衰荣辱,只留得一声叹息(上)

尽管仇和曾经被某权威机构评选为“中国改革30年30人‘改革之星’”,但实际上,仇和并非因改革而知名在现实工作中,仇和的思路、办法并不算特别新奇,之所以名震全国,在于其执行力度那可谓排山倒海,那可谓不管不顾

早在10年前,在《南方周末》的着名专题报道中便有这样的细节:仇和任江苏省沐阳县委书记时,强调“引导民风”,某次,一位中年妇女跨护栏过马路,仇和刚好经过,掉过车头就追,妇女吓得撒腿就跑,结果一直追得这位妇女躲进了厕所仇和还不依不饶,专门找人“叫她出来,我就是要让她印象深刻,以后再不敢翻护栏”跨护栏过马路诚然是行为不当,而仇和那样小题大做,却已经是个人意气的张扬,是肆意耍官威了在一定程度上,恰是仇和性格特征的呈现

仇和这样的官员,其实非常多如河南省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什么“官逼民富”的口号也曾经喊得震天响,“创三优”啊,各种工程啊,事儿也整得特别多人就是这些人,素材就是这些素材,看报道者怎么用了在杜保乾落马前,同样是这些素材,使用煽动些的文字一铺陈,就是心系百姓的圣贤,是地方政府的灵魂,是改革开放的闯将而杜保乾落马后,依然是这些素材,使用煽动些的文字一铺陈,却是好大喜功的典型,是颟顸霸道的代表,是折腾百姓的罪人

作为政治标杆,仇和已经陨落了从此后的篇篇通稿、报道,不免是起底、“挖粪”、冷嘲热讽时过境迁,回看彼时的报道,回想个中人当日的意气横飞,令人生出无限的感慨

媒体以及从业者自然有报道的自由他们对报道的真实性负责为了更好地维护公众的知情权,纵然他们的报道在细节上与客观事实有出入,只要他们是忠实报道自己所看见的一切,不直接参与造假,就无论在法律或职业道德方面上,都不追究其此之为实际恶意原则,乃国际惯例

任何媒体以及从业者都不可避免地有着自己的倾向性我们评论、研究世事,重要的不是责怪其倾向性,而是以报道的事实为论据,得出自己的结论论据为结论之间,必须逻辑严谨

在关于仇和的所有报道中,最着名的还是《南方周末》在10年前的那一篇仇和因此才具有了全国性影响彼一时,《南方周末》还处于“一紙风行”的“盛世”,在既定的圈子里非常有影响力然而,就是在这一个既定的圈子内,人们非常不认同报道的倾向性当时,借助搜狐的影响力,“星空评论”也名声响亮,内里聚集着大量自由主义倾向的时事评论者大体而言,他们都是《南方周末》的拥趸但他们对这篇报道的印象非常坏,或随兴而言,或长篇大论,总之都不认可仇和其人大致意思为:我们需要法治,不需要人治;法治可以持久,人治必然人亡政息;没有人是永远正确的,特定的人再精明能干,能顺应时代潮流于一时、引领时代风气于一刻,但居高临下惯了,说一不二久了,一定信心爆棚,会强以不懂为懂,胡乱干预一切,便一路滑向深渊了最雄峻壮丽的山峰,与最幽深阴暗的山谷之间,原本只一线之隔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