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仙魔大红楼 第六百二十章 抛了原配,娶我可好?(三更一万字+)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3:41

仙魔大红楼 第六百二十章 抛了原配,娶我可好?(三更一万字+)

白玉大门所在的厅堂里,站着两位女子,一位身着玫红色的衣裳,另一位一身青纱长裙,模样有点相像。

在这两个女子的东边一侧,还坐着白纱白帽,帽檐缀着珠帘挡住了眉眼的另一个女子。

杜子美看见了枚红色衣裳的姑娘,老脸一喜,加快了步子,当走过廊道看见白纱女子的时候,摆出大家风范捋着胡子的手猛的用力,胡子被拽下来了一大把……

“你怎么不说,雪樱儿也来了?”

杜子美也不管上司的威仪了,拽着小吏躲到一边,恶狠狠的骂。

小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雪樱儿虽然是盛唐第一花魁,身份不低,但在杜子美的眼里算个什么?

为什么堂堂的统管司司主,会在乎这么一个小小的后辈?

杜子美瞪大眼睛,想骂,还是把话憋进了肚子里,其实,自己看重过三个后辈,玉郡主是其中的一个,另外还有雪樱儿和如意公主,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另外两个,而这些原因,以他的身份也不能出口。

于是,杜子美拽着小吏往回走了几百步,气不过,抬起脚把学士小吏踹出了衙门,自己气呼呼的往回走。

“子美兄,什么事情让你发了这么大的火气?”

一声潇洒,让人听了,就觉得有千般万种逍遥的声音从一侧传出,杜子美怎么可能忘记这种声音,偏过头,看见庭院的假山上斜斜的躺着一人,眼珠子就红了。

那人面貌风流,长相不能说是俊朗或者俊秀,非要形容的话,只能说是惊为天人。

这人斜躺在庭院的假山上,衣襟挎着,不修边幅的把美酒高高的举起,晶莹的酒线带着庭院花草的芬香跳进这人的喉咙,杜子美不怪这人的无礼举动,哪怕在天父陛下的皇城,这人也是一样的作风。

杜子美哽咽了,快走两步,整理衣着后才弯腰拱手:“太白兄,愚弟哪敢让您这样称呼?您还是喊愚弟的名字杜甫好了。”

“古旧礼法~~~太无聊。”

李太白吞咽美酒,鄙夷杜甫的礼法世俗,喝个差不多,张张嘴,杜甫就惊喜的抬头等候。

李太白号称酒中仙,也是诗中仙人,酒后千篇文章,哪怕有洋洋万言,那也是字字珠玑。

杜甫很期待,然而,这种期待,在李太白的酒嗝里烟消云散。

李太白看了眼白玉大门所在的厅堂,好像有什么顾忌,很难想象,李太白这种人,竟然还会有顾忌的东西……

“陪我喝酒。”

李太白拽住了杜甫,要往学士统管司衙门的外门走。

“太白兄,您该自称瑛的,孔圣人都说您能自称瑛。”

“我不喜欢。”

“可是太白兄,以您的名望就该如此。”

“闭嘴,找地方喝酒。”

“好好好,以您的身份,咱们得去最好的地方……”

嘭!

杜甫被一脚踹了回来,李太白摇摇头,往大学士孟府的方向去了……

白玉大门还是平静,这很正常,按照统管司文书的估算,宝玉还得三刻钟左右,才能从白玉大门出来。

雪樱儿从白纱的袖口里伸出素手,掀开珠帘,饮茶后珠帘轻轻的落,在她的眼睛里,青衣女子和玫红色裙袍的女子的身影,也被珠帘扫出了细碎的光影。

站立等候吗?这是恭候,可是,宝哥儿凭什么让玉郡主这样恭敬的等待了?

雪樱儿觉得迷糊,她和玉郡主的身份等同,很明白自己身份和实力上的恐怖,自己等待宝哥儿是因为腥甜入口时那一刹那的心动,玉郡主,她又是因为什么?

按身份,玉郡主是天潢贵胄,是靠山王杨林的独女,靠山王杨林可不简单,身份上是天父杨摐的哥哥,事实上,杨摐是人家一手带大,所以得封靠山王。

玉郡主可不是如意公主那样泛滥的子嗣,而是杨林消耗封地的三年产出,无数的瑰宝扔砸进去,再耗费了杨林自己的大部分修为,这才诞生的真正后裔,要不是杨林已经死掉了,玉郡主,就是这一代经天纬地的第一人!

论实力,有那好事的把所有骄子的根子挖出来,弄出了风华五使和绝代三娇。

雪樱儿很清楚自己隐藏了,不能用也不愿意用的力量有多可怕,所以,更明白和自己并称三娇的玉郡主的真正实力。

所有的一切加起来,宝哥儿,凭什么让玉郡主站立恭候?

这边,雪樱儿满脑子迷糊,还在轻轻饮茶,那一边,玉郡主旁边的青衣女子,也不由的看了过来……

“姐姐,可以弄死雪樱儿吗?”

青莲传音问。

玉郡主的黛眉皱起,很认真的想了青莲的话,摇头传音道:“不可能,别看雪樱儿在狭人榜的游戏里,她真正的力量很恐怖,只要不出盛唐,就能随时调用那种恐怖的力量,我打不过她。”

“那太可惜了。”青莲抿抿嘴。

玉郡主笑问道:“为什么想对付雪樱儿?咱们和她没矛盾吧?”

“没什么,就是她在等哥哥,要是她想对哥哥不利,杀了最好,要是她喜欢哥哥,杀了更好。咱们和黛玉姐姐更加亲近。”

“呃,怪不得我最近不喜欢管闲事了,原来我多管闲事的性子,让你给吸去了?”

“这样也不错。”

青莲和玉郡主都愣了一下,背对着雪樱儿的脸突然多了一丝很莹润也很细微的光泽,光泽过后,两人的模样,好像更加相似了。

这时候,白玉大门闪烁雪白的光,先出来的是一只黑绸靴子,然后,是黑狐大氅,还有飘荡着三丈多长的黑发的宝玉。

在宝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青莲的眼睛忽的红了,扑进宝玉的怀里,大声的喊:“哥哥~~~~”

宝玉呆滞住了,手掌傻乎乎的扬在青莲的头顶上,最后,还是落下去,抚摸青莲的发丝。

说实话,自己和青莲没这么亲近,当初认个妹妹,也只是给青莲一个安稳的保障罢了,这时候宝玉才想到:需要安稳的青莲独自一人来到盛唐,到底受到了多少的委屈?

宝玉抚摸青莲的发丝,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副图影,而在图影中,青莲举目无亲,形单影只的在盛唐寻找可以让心灵安放的地方,找不到会哭,雨夜会怕,池塘里那素青的莲,经历了太多的风吹雨打……

“没事,哥哥过来了,以后不会有事,一切都有哥哥在。”

玉郡主看着这幅温馨的场景,笑了笑,在雪樱儿万分诧异的注视中跟着上前,把手搭在宝玉的胳膊上……

“玉儿参见哥哥,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多收一个小妹?”

“你是?”

宝玉诧异的转过头。

玉郡主还没说话,青莲就在旁白道:“哥哥,这是玉儿姐,一直是她照顾我,用不着感谢她,照顾我是她应该的!”

“青莲!”

宝玉呵斥了一句,虎下脸,摇摇头,经历过二十一世纪的宝玉不觉得谁照顾谁是应该的,这一次,是自己和青莲欠了玉儿的情分。

宝玉打量玉郡主,发现眼前的女子穿着枚红色的衣裳,款式和在祭坛杀掉的女子差不多,只是领子和袖口的金龙少了很多。

看打扮,玉儿应该也是某位盛唐皇族的侍女,当下点头,应了道:“是我和舍妹欠你,你要是不嫌弃,就喊我一声哥哥吧。”

“哥哥~~”

玉郡主把音调拉长,笑得特别欢快。

宝玉也含笑应了,后面的雪樱儿就咬紧了嘴唇,好悬没惊叫出来。

认了哥哥?玉郡主认了宝哥儿当哥哥?这种事情,哪怕雪樱儿见多识广,也压不下去心里的惊讶。

“宝哥儿,好久不见。”

雪樱儿上前,犹豫了下,侧身作了个万福,然后,不等宝玉反应过来,她转身就走。

对于宝玉和自己离别后经历过的事情,雪樱儿没有继续追问,她其实很想知道宝玉的事情,但是以她的性子,看见宝玉现在安好,那么,一切都可以放下了。

宝玉也没有说话,自己和雪樱儿一样,知道有些话不能说,说了也没用。

就自己来讲,已经有家室的人,也不希望来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雪樱儿则是那种很骄傲的女子,要的是一对一的白头偕老,同样不可能哭着喊着要做自己的平妻什么的。

自己和雪樱儿好像是两条线,机缘巧合曾经交叉,然后,就是头也不回,不可能真正的纠缠在一起……

“樱儿姐姐!”

突然,厅堂外冲进来个娇小玲珑的身影,紫色的小裙陪着褚黄色的披肩,精致的小脸儿简直是可爱的极限。

这单纯的,可爱的,让宝玉都忍不住惊艳的小脸却是梨花带雨,扑进雪樱儿的怀里哭:“呜呜樱儿姐,苏娘姐姐死了,我今天回行宫玩,发现苏娘姐姐的本命玉牌碎掉了。”

“别哭,乖了,别哭,姐姐帮你报仇就是。”

雪樱儿小声的安慰,她不喜欢苏娘,奈何苏娘看着小如意长大,在如意的心里有很大的份量,如意甚至给了苏娘穿戴皇族服饰的权利,以至于苏娘越来越骄横无度了。

而且,雪樱儿打心眼里不想和小如意牵扯在一起,小如意太努力了,虽然单纯,却很坚韧的想走上盛唐更高的地方,当小如意的单纯被磨灭的时候,恐怕,自己也只是小如意的一颗棋子。

所以,雪樱儿平日里和如意保持距离,没奈何如意喜欢她,特别是难过的时候,总是过来找她,而雪樱儿自己,也挡不住如意梨花带雨的小脸……

“怎么回事?”宝玉走过去问。

雪樱儿转头,掀起珠帘,露出宝玉熟悉的美丽脸庞,笑道:“没什么,是苏娘死了,奴家要帮她查找凶手。”

“我也一起去。”

宝玉的声音斩钉截铁,把别的暂时放下,自己还是要帮雪樱儿。

“你回来是要拿爵位的好处,改天再说吧。”

雪樱儿的声音温软,而且替别人着想,对雪樱儿来言是很少见的,小如意就抬起头,问宝玉:“你是谁?”

“我叫贾宝玉,小家伙你呢?叫什么名字?”

“本宫乃是如意公主,不是小家伙!”

带着泪的可爱‘小家伙’站直身子,猛然流露出有点摄人的威严。

然后,宝玉的脸,不自觉的抽搐了几次……

………

………………

雪樱儿是查不出来‘凶手’的,当初在那个祭坛上,宝玉把一切都考虑了进去,甚至没有毁尸灭迹。

毁尸灭迹会产生很细小的尘灰,这东西普通人看不见,但对学士来讲,只需要一点点的气息就能确定动手的场地,从而进行推演和确认,所以宝玉保留了尸体,让河流把尸体带走,自己的身上,也不会出现半点苏娘气息的残留,这一点,宝玉可以确认。

不过,雪樱儿一定要查,宝玉也不能挡着拦着,就当让雪樱儿出去散心一次吧,不打自招的白痴事情,他可不敢做……

从学士统管司出来,宝玉跟着玉郡主和青莲去了一座府邸。

大门朝南开,下有九十九阶,上有九凤盘绕,宝玉很快知道了玉郡主的身份,打趣几句也就算了,也还不至于演一场誓不攀龙附凤,然后拂袖离开的中二举动。

百花盛开,清风环绕,封爵的事情需要长安府尹衙门处理,不巧的是,长安府尹回乡探亲,青莲就带着宝玉领略盛唐京城的繁华景象。

宝玉是第一次来到长安,确实惊艳,也还没在哪里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可以说扔出去一块石头,都能砸到好几个学士以上的大能。

对于扔石头的事情,宝玉跃跃欲试,当然,不敢试,只是多走走也多看看,增广见闻而已。

就在这天游玩回来,刚到郡主府的门口,前面嘭的一下跪了人。

“情飞参见师尊!”

追梦客情飞等了宝玉很久,宝玉犹豫了阵子,也没想再收弟子,说白了,是情飞的资质不够,自己懒得费力气教导。

哪知道情飞举起一块令牌,笑吟吟的双膝上前:“师尊,大学士才能正式封爵,弟子就先把小男爵的牌子拿来了,有了这个牌子,十座小镇的百万里疆域就是您的封地,一切的出产都有您的三成。”

“你倒是挺聪明。”

宝玉点点头,自己要的好处就是这个,情飞算个灵敏的,所以……

“不只如此,弟子遇见了大师兄,把大师兄接来了!”

情飞继续笑,很难想象,那张简直是文人模范的雅致脸会充斥了那么多的谄媚。

宝玉偏头一看,发现长大的卢照邻苦着脸过来,张嘴就是抱屈……

“恩师,叶少卿不要弟子了,她说弟子太风流。”

“活该。”

宝玉一点也不意外这个。

“恩师,弟子去了牡丹苑,发现那里不招待弟子,弟子没金精。”

“继续穷着。”

宝玉的金精还算不少,但是,绝对不给这个混账弟子,盛唐第一花魁所在的地方,也是盛唐最大最豪华的雅地牡丹苑,自己还没去过呢。

“恩师,弟子不缺金精,有人给弟子了,就是那人说:弟子想在牡丹苑里玩,需要您点头才行。”

“嗯?谁说的?”

宝玉才想起还没给卢照邻加冠,作为恩师的自己不在,卢照邻没法行加冠礼,就是说,卢照邻都二十岁了,现在还没成年。

想到这里,宝玉忍不住觉得亏欠了卢照邻,拍拍卢照邻的肩膀,就往袖口里掏。

自己这个做恩师的没做好,多少得补偿一下,宝玉是这样想的,可是,就在这时候,卢照邻指了指他的身后,小声的道:“恩师,那个人,弟子也给您带过来了。”

宝玉愕然转头,看一眼,一巴掌摔在了卢照邻的脑袋瓜上,卢照邻要不是五朝大家里的一个,他就大义灭亲,手刃弟子。

混账啊,有这样坑自己恩师的吗?

宝玉看见雪樱儿就在身后,平日里也就算了,可是今天,雪樱儿一身红衣,也在脸上施了粉黛,美丽不可方物的脸,旖旖带了不少的羞红。

雪樱儿盯着宝玉,垂头,轻轻的道:“奴家今天,就要去查找苏娘的死因了。”

“嗯,我知道。”

“等奴家回来,你应该已经离开了长安,再见面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奴家想问你一句……”

“可以不问吗?”

宝玉嘶了一口凉气,牙疼。

雪樱儿瞪着宝玉,咬牙切齿的道:“奴家要问你,抛了原配,娶我可好?”

“不好。”

宝玉一点也不犹豫的直接摇头。

雪樱儿愣了一下,脸色特别复杂,好像怒了,也好像心里欢喜,女人心海底针,看得宝玉心里跟有小兔子一蹦一蹦的,怕雪樱儿翻脸杀人。

可是,宝玉明显想错了雪樱儿,这个奇女子压根不是过来问话的,雪樱儿看着宝玉笑,笑靥美得仿佛这盛唐京城的繁华都没了颜色,郡主府的高大门扉也没了威仪。

“很好,那奴家走了,在盛唐的日子,别出门,出门,也要带着玉郡主。”

雪樱儿提醒了一句,然后,转过身,玉颈往左边一歪,偏头对宝玉露出美轮美奂的侧脸。

她的嘴角勾起美妙的弧度:“幸好你没答应,你要是答应了,奴家就杀了你绝了自己的念想。”

“什么意思?”宝玉瞪大眼睛。

雪樱儿一步踏出,身形缓慢消散,这一次,是头也不回。

“你现在能抛弃原配,将来就能抛弃奴家,宝哥儿,奴家办完事情就去找你!”

“……”宝玉。

不能出门?

出门也要带着玉郡主?

雪樱儿为什么这样说,宝玉想不明白,这不代表着会把雪樱儿的话不当回事,这个奇女子,从来不会说半点废话。

于是,宝玉不急着带‘小男爵’令牌回去学士沙场,就在郡主府,很安心,特别安心的清净修行。

而且,很快的,就明白了雪樱儿的意思……

枣庄市立医院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
赤峰知名癫痫病医院
杭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台州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