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箭魔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老流氓

发布时间:2020-01-26 12:38:57

箭魔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老流氓

白里已经没有心情在这无忧镇之中继续转悠下去,毕竟从那家家门前挂起的白旗已经足够告诉白里,这里家家户户都是自己的仇人。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狗子了吧?你想死,老子还不想跟着你一起死呢。”老流再次强调狗子这个名字真的不是他蓄意报复白里,当然了,就算他再说一万次白里也不会相信的。

“老流,我突然觉得你很高深莫测!”白里这并不是在奚落白里。

老流虽然无论从哪一个地方看好像都是普通人,但是老流却始终给自己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可是白里又可以肯定,老流并不是一个武者,因为一个武者就算隐藏的再好,气息也是无法隐藏的。

而正是这种感觉反而让老流更加高深莫测了。

“那是当然了,老子不是跟你说了么?老子可是神……”老流一脸牛逼的样子瞬间让他原本高深莫测的表现土崩瓦解,白里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已经散光加近视了。

俩人一同回到住的地方,进入房间白里才总算是放心了下来。

虽说是单人间,可是这店的房间远不是一般小店可以相比的,这单人间的面积比一般小店的两床房还要大上不少。

当然了,床是只有一张,虽然是大床,可是显然白里并不想跟老流睡在一张床上面,同样老流也明确的表示了不肯跟白里睡一张床。

好在店家还算是有良心,在白里的强烈要求下,店家竟然送来了一床新的铺盖,让白里在地上勉强打起了地铺。

“小子,你睡了没?”老流这种没心肝的人少有的躺下竟然没有秒睡过去。

懒得理会这老货,白里直接选择了装睡,爱谁谁。

“哼……臭小子,跟老子我玩儿装睡这一招?你还嫩了点!信不信你再不说话老子尿你一头!”

老混蛋完全是没有底线的,对于这种无耻的话语,白里是真的无语了。

“你大爷的……”白里从地上坐起来一脸无奈。

“哼哼……我就知道……”老流一副你还想骗我的样子。

“看了这么多,你告诉我白里到底是善还是恶呢?”老流忽然开口问了这样一个白里都有些措不及防的问题。

“世上哪有什么善恶……”白里没有太多的思考,直接选择了内心一直以来的答案。

“恩……不错,颇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小子你还是有故事的人啊。”老流一脸我看好你的样子让白里真的很想跳起来抽这老货一个大嘴巴子。

“那对错呢?”

“也没有!人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战争无数,谁又能说战争哪一方是对哪一方是错呢?所以白里做的这些又怎么能说对错呢?”

白里的解释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在无忧镇的人眼中,白里的做法可以说是十恶不赦的。

可是如果白里真的放过方式烟云宗的那些弟子,谁又能判断哪一个弟子是无辜的,哪一个是不无辜的?

如果放走无辜的倒也罢了,可是如果放走不无辜的呢?

当年的烟云宗在青州做了什么青州的百姓心里比谁都清楚,可以说整个无忧镇的人都是烟云宗的受害者,只不过最终他们的亲人死在了白里手中,反而白里成为了他们憎恶的人。

但是他们又有哪一位曾想过,这一切是白里愿意的么?如果烟云宗不把他们的孩子带上烟云宗,他们的孩子也不会死,所以归根究底,其实根本还是在烟云宗身上。

这就好像是一个人要去杀人,而白里只是一把刀,最后这人拿着刀杀了人,却要怪罪刀是凶器。

白里将自己的想法跟老流一一说了出来,老流久久都没有开口。

“谁是刀?谁又是人?”很久之后,老流问了一个问题。

这一次换白里沉默了。

谁是刀谁是人?

如果按照白里的说法,烟云宗把他们的孩子抓上山,他们的孩子才死在山上,可是同样,这些人终究还是死在自己手里的,这谁是刀的问题跟鸡生蛋蛋生鸡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完美的解释。

在有些人看来归根结底是烟云宗,但还有人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白里,所以说不出个对错来。

“你烦不烦,明天还赶路呢,睡觉睡觉……”白里懒得继续跟老流讨论这种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毕竟这种问题是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老流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躺在床上再次发挥了他天生自带的技能——秒睡……

呼呼的呼噜声让白里每天晚上都只能默默的忍受……

可是老流是睡了,白里却没有那么容易睡去。

从来到天启王朝开始,自己一直在争,一直在斗,一直在想着办法的变强,以至于自己忽略了太多的东西。

这一趟从青云山脉走出来,虽然失去了力量,虽然这一路受到了很大的威胁,甚至还碰到了老流这个老流氓,但是对于白里而言,这些东西却给了自己无数的感悟。

这是人性的感悟,是武道所无法带来的。

可是这种感悟却是正反两面都有的,一半善,一半恶,白里自己甚至都无法分辨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了。

带着种种疑惑,白里最终无法抵挡睡意,沉沉睡去。

第二天白里同样是被老流从被窝里面拉起来的,对于老流这种毫无人性的做法,白里已经了一万次,但是老流显然并不理会。

“老子我做学徒那会儿,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干活,你小子做学徒还得老子叫你起来,你要不要脸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做你学徒了!”

“不做学徒老子凭什么养你?”

白里:“……”

不再跟老流辩驳,白里承认自己根本不是对手,老流氓怪不得命犯天煞孤星,他这样的人哪个女人能跟他生活那简直就是见了鬼了。

不得不说,老流是有先见之明的,这里的早餐虽然是免费被老流弄来的,可是绝对是这几天里吃的最好的一顿,当然了,就是量稍微少了那么一点点,对于白里而言只能吃个半饱而已,但这已经足够幸福了。

早餐之后,马车被店小二取来,两人再次踏上了前往青田城的道路……

渠县人民医院
长春华山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安阳治疗牛皮癣价格
菏泽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沧州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