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碎翼龙袍 第一章 龙脉

发布时间:2019-09-25 13:51:27

碎翼龙袍 第一章 龙脉

弹指十年,十三朝雨消云散;举樽几岁,九十皇风定泽安。

蛇壮而为蟒,蟒蜕而为蛟,蛟腾而为龙,龙能一飞冲天,也会有隐于山野。

盛日如炎,秦岭,龙一般盘曲翻腾的脉络,寻龙diǎn穴,山间烟雾缭绕,隐约有紫气升腾。仔细观察下才会发现山里面隐藏的草庐,约莫是有几重人影闪烁,忙碌中却又有序,侧面的秦岭山岩,説不尽的辽阔,道不完的雄伟,一条山野xiǎo径,xiǎo径上还有许多碎石,是曾经开山人留下的痕迹,就连炸开的裸岩也看得人惊叹不已。

一座高大的山峰,峰dǐng是一块极大的岩石。或许是被太多人“抚摸”,巨石上极为光滑,根本没有容人攀爬的途径,但却在山岩之巅,一个白衣儒士昂然屹立风中,站在巨石上,如履平地,沉默着望着那片山林,柔情似水,转而又变得欣慰却又带着几分不甘,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边的狂风都在避着他的身形,白衣儒士静立片刻,闭上眼睛,双手在空中连划,偶尔一勾手指,便有一道金光涌入,几番划动之后,儒士轻轻推向山林中的草庐,金色光芒中,有着龙吟声传出,兴奋的龙吟声令人心神不宁,若是有人在这里,一定会大喊着天神然后跪拜,但可惜,只是众鸟高飞尽,儒士平静地站在巨石上,只有脸上的汗水能表明刚才发生的一切。

“这真的是命运吗?尽管我不愿让你背上枷锁,可又哪里是希望你是个庸人,虽説采菊农耕望南山的悠然让人向往,但无权无钱无能无力的人,在社会上凭借什么来保护那些想要保护的人?老瞎子説这是命中注定的,是龙脉的选择,我一直不信,但这浑xiǎo子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要在这个时候,这不是裸的打我脸嘛,罢了罢了,我就用这一山龙脉,来为你画出人生中第一笔色彩。”

白衣儒士喃喃自语,狂风不知从哪夹来一个石块,却没避着他向两边随风而去,反倒是直接撞上了这人,于是一激动,脚下一滑,便成了悲剧男,从山dǐng滚呀滚着到了山脚,离奇的是,这儒士衣服不脏身上也没有受伤,仿佛只是经历了一件xiǎo事,拍拍屁股对着巨石大骂“靠,你丫的是被哪个女人摸得滑成这样,竟然让我滑倒,还叫你的xiǎo情人来对我动手,要不是老婆那边需要我,非得我用tn`t炸翻你丫的。”这叉腰大骂的姿势,活脱脱一代村姑,哪还有刚才的那幅儒士的仙风道骨。

秦岭深处的草庐里,人不多,却不时传出痛苦的嚎叫声,那种女人分娩时凄惨的呻吟,成为了这山间唯一的声音,空气也紧张起来,紧张得令门外来回踱步的男人窒息,过了一阵子,空气的粘稠依旧令男人坐卧不安,一道微不可察的空间轨道仿佛引起了他的注意,可惜没能抓住,随风而散了。

男人的神经始终紧绷着,无论怎么説,这种山林的医疗设施和技术自然为无法和城市中比对,但也只有这一个产婆可以了,至少这一片也就是她最有经验和技术,本来呢,男人本不希望让已孕的妻子出门,但拗不过她,就只好陪她出来转转权当散心,谁知却是在这xiǎo山沟外汽车抛锚,下车以后,男人想要打让有关部门将车拖走,结果妻子又意外临产,还好遇到xiǎo山沟里出来的两个女人,便用自制担架将女人带进山林里的草庐,一个女人匆匆忙忙地寻找产婆,之后另一个女人就把男人赶了出去,只有两个女人在屋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説着话,男人等得着急,便去了高处远望产婆,结果等他回到草庐时产婆因为他没有陪伴在妻子身边而认定他是一个不负的男人,就百般挖苦千种讽刺,男人也只是听着他的挖苦一言不发,嗯,男人也无话可説,被一个正儿八经的村妇骂上一阵子之后还不能还口的时候绝对是头晕眼花,男人可以自豪地告诉你,自从被产婆大骂后,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心脏不跳了,大脑短路神经衰弱了,直到现在,男人的耳边似乎还有着产婆的声音----

突然,屋内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仿佛在男人心口又划了一刀,随即万籁俱静,并没有印象里应该出现的哭声,男人似乎更紧张了,甚至有了冲进门的念头,屋门打开的那一刻,他看到屋内的女人躺在木床上,两眼无神,脸上还有未散去的泪痕,手里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十分平静,但正是这种平静,令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无法平静下来,男人俯下身,轻轻吻去唤作“宓笙”的女人了、脸上的泪水,女人依旧是无神的样子,男人抱起婴儿,看了看。虽然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但婴儿仍然没有哭出声来,只是沉寂着,男人叹了口气,将婴儿还给床上的女人。

“咯咯”一个只属于稚童的笑声突然间打破了这种寂静,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xiǎo家伙睁开眼睛打量着这个世界,继而微笑着趴在母亲身上陷入沉睡,此时,那个女人终于展现出第一个笑颜,母爱的光辉令他看起来更加圣洁慈爱,男人却在笑容中,有着浓得散不开的疑虑。

多米诺集团总部,董事长办公室。

屋外,是美丽如花园般的景色,高耸入云的壮丽山峦,清澈见底的溪潭,热带雨林的椰岛风光,大漠无边的无垠黄天,完全就如同一座“生物圈二号”只不过这里的空气和水源是与外界连通的罢了,在这栋大厦里面欣赏这幅美景,定然是赏心悦目,但这董事长室里

碎翼龙袍  第一章 龙脉

,更是“满园春色关不住”,本来这个女人是想要借助汇报工作这种事情来吸引董事长,自然是现尽风骚,超短xiǎo短裙外,还有着透明一般的外衣下若隐若现的两粒樱桃,这一下,自然是天雷勾引地火,再加上这董事长最近有些事情,自然需要发泄一番,怀里的美人似乎明白要发生什么,只是红着脸,装作一副半推半就的模样,董事长的手早就不老实,放肆地揉`搓着手中的浑圆,但那双眼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情`欲。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女人懵住了,却敢怒不敢言,那双本欲解开董事长腰带的双手更是无处可放,董事长推开她,拉开抽屉取出一把美钞,甩在桌上,“拿着钱滚吧,你被解雇了。”女人愣了下,欲言又止,最后只好整理衣服拿着钱红着眼跑了,董事长握了握拳,似乎是在回味那种感觉,自言自语,"这里是给皇准备的,怎么能被这种女人引到糟糕的地步呢“顿了顿,他砸了咂舌,”这女人还别説,摸起来还的确是有些感觉,你説是吧,寇塔娜。“

”咚,'"似乎是回应董事长,那钻石镶嵌的门被一脚踢开,一个黑衣服的女人走了进来,优雅的身影,姣好的身材以及那张祸国殃民的脸颊,还有一头长发,更显妩媚动人,但那种暴力行径引得中年男人一脸肉痛的表情,“喂喂,你这败家丫头,这可是全球唯一一颗双色晶质的钻石啊,当年我可是拿命拼回来的,,就这么被你糟蹋,”眨了眨眼,盯着寇塔娜看了看“要不是因为你是皇内定的女人,我怕我还真就忍不住吃了你的,这种完美的女人,不收怎么对得起我的双眼呢?”

“你敢么?”黑衣女孩毫不留情地讽刺道,“我感觉到皇了,你説他会来找我吗?”“不知道,皇应该到不了,就算到了,力量与智慧可能还不足以带领我们。”“嗯,多米诺是我们最大的依仗,同时也是对皇最大的帮助。”

天突然黑了,二人同时起身,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同时单膝跪地。

为了堕天使的荣耀,我是皇。

我是路西法,我会回到那个地方。

此时此刻,在世界各地都有着单膝跪地的人,有公司职员,有企业老板,有普通职业的工作者,还有社会阴暗面的败类,但每一个人都在颤抖,这是一种从骨子里传来的激动,这是一种从骨子里传达的尊敬和拜服。

这个声音开始淡去,然后消失在人们耳旁,而这两句话,却仅仅是在那些跟随者耳边回响,普通人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一diǎn都没有听到,偶尔有人好奇有的人突然跪下的原因,但也没引起大的轰动,只有寇塔娜满脸泪花;"你,还会来找我吗?”

烈日下,秦岭的另一条龙脉。

“抬高手臂,用力冲拳,这是虎拳,要有森林之王的刚猛和王者之气,好,今天形意拳就练到这里吧,现在去对桩子打咏春去。”説罢,邋遢老头仰头喝了一口自酿的酒,一边准备着午休,而被他指diǎn的少年突然开口问道:"龙老头,听説你会打泰拳?”老头愣了一下,笑了笑,“年轻的时候练过,后来就不常用了,其实国术才是最厉害的,你这还得练,现在这模样恐怕你的主人可能不要你,看那时候你还有多少威风,呵呵。”説着説着,这老头不由笑了起来,少年摸了摸鼻子,“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认别人为主,就因为我是将?这个问题我还没问你呢,龙老头,我为什么叫做将啊?而且,我不会认任何人为主,没有人有资格让我俯首称臣。”邋遢老头笑着,随即扔掉酒壶“泰拳要义就是快准狠,这种八条腿的运动想来追求的是狠辣,就像这样,看清了,以后你的主人会需要你打出泰拳的。”然后无视少年高呼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对着铁人一阵狂打,之后喘口粗气,老头摆了摆手走了,不忘丢下一句“xiǎo子你好好练,见到你主人别给我丢脸。”只剩下少年一边苦练一遍咒骂着那个素未谋面的“主人”。倏尔,少年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竟不自觉地单膝跪了下来,空中传来字正腔圆的汉语,却是上古的语音,威严却不失欣慰。

为了亡灵华夏的崛起,为我大将亲兵的牺牲,我是龙主,我回来了,为了辉煌。

听到这些,少年似乎有些感伤,但又有些欣赏,“呵呵,我是将么,你便是那个‘主人’了吧。”

同一时刻,华夏南北,三千英魂单膝跪地,共尊龙主。

疲惫不堪的女人和男人都睡熟了,女人脸上母性的光辉依然存在,而那个男人也是一脸的开怀和兴奋,此时,夜深人静。

没人注意到,新生婴儿血红的双眼和闪耀金光的身躯,竟发出龙一般的吟啸声。

郑州和康医院能报医保吗
郑州和康医院在什么地方
郑州和康医院手术价格表
郑州和康医院路线查询
郑州和康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